<address id="hnxr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xr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“遠古筰人”溜索渡和筰文化

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11月27日

          ◎董祖信

          位于青藏高原向四川盆地過渡地帶的瀘定,歷史悠久,古道漫長。大渡河縱貫全境,長達80余公里。河東的邛崍山脈,群山嵯峨,峰巒秀麗;河西的橫斷山脈,險峻挺拔,銀光閃爍。蜀王貢嘎,主峰高達7556米,像一柄銀色的寶劍直指蒼穹,映襯蘭天。曲折蜿蜒的古道,蟻轉蛇行,附山臨澗,像一條潔白的銀線把沿途的鄉鎮、村寨貫穿,把和睦相處的十多個兄弟民族和偉大祖國的西南邊陲緊緊相連。古道是一部歷史,它記載了昔日的貧窮落后,今朝的繁榮富強,還將記載更加燦爛輝煌的明天。

          瀘定因康熙大帝“詔從所請”,于康熙四十四年(公元1705年)初,動工修建,康熙四十五年四月初四日(公元1706年5月15日)合龍告竣的鐵索橋(又名瀘定橋)及1935年5月29日,毛主席、朱總司令率領的中國工農紅軍長征抵達瀘定,22勇士冒著槍林彈雨,取得了“飛奪瀘定橋”的輝煌勝利和1935年10月,毛主席《七律。長征》詩中“大渡橋橫鐵索寒”的詩句而聞名全國。一提起瀘定,人們就會想到集歷史文化和紅色文化于一體,橫跨于大渡河上的瀘定鐵索橋。很少有人想到遠古筰都的悠久歷史和古老春秋。

          延續千年的溜索橋和古人吟詠

          “東環瀘水三千里,西出鹽關第一橋”的瀘定橋建成以前,人們是怎樣逾越大渡河天塹的呢?矗立于瀘定鐵索橋東橋頭亭對面的《康熙御碑》中寫道:“蜀自成都行七百余里,至建昌道屬之化林營。化林所隸:曰沈村、曰烹壩、曰子牛,皆瀘河舊渡口,而入打箭爐所經之道也……”。縱貫瀘定全境八十余公里的大渡河,兩岸居住十多個兄弟民族,僅憑三渡口是不能滿足其交通往來需要的。遠古的瀘定,長河兩岸森林茂密,雨量豐富。洶湧澎湃的大渡河水,在邛崍西山和橫斷山之間咆哮奔騰。特別是夏秋之間,洪水暴漲,木船、牛皮船都根本無法渡河,長河兩岸十多個民族間的人員來往和物資交流就此中斷。于是世代相互依存,和睦相處的筰都夷和牦牛夷等部族的人民,就地取材,砍來竹子,剖竹為篾,編篾為圓形中空的蔑索(俗稱篾龍),長達數十丈,貫以結實中空的木筒(俗稱溜殼子),然后施索于兩山之間,橫跨于大渡河上,架成了溜索橋。要過河時,在筒下系一橫木,曰:騎馬棒,人跨其上,以繩縛身于筒,然后雙手攀援過河,這便是遠古筰都夷和牦牛夷物資交流,人員往來渡河的溜索橋,當地人把過溜索橋稱為“過索子”。

          “……由于秦漢之際,康區東部羌部與蜀、邛的接觸多在大渡河東岸地區,其人多靠溜索往來于兩岸,內地人見而駭異,故稱其人為‘筰人’。于是,大渡河兩岸北迄金川,南至石棉一帶的羌部俱被稱為‘筰人’。筰人與蜀邛之人市易之地,在大渡河東岸今瀘定縣之沈村。外人見筰人多聚于此,因稱之為‘筰都’”(任新建《論康區民族史中的幾個問題》)。“牦牛王……在瀘定的咱威與沈村間架設溜索橋成功后,沈村成了西南最大的農牧市易中心,稱為‘筰都’。漢武帝在此置沈黎郡,領20余縣(任乃強《民族研究文集》)”。筰都沈村的溜索橋不僅渡人,而且運送各種物資。溜索橋分‘陡溜’和‘平溜’兩種:陡溜于同一地點架兩根溜索,由河東到河西則東高西低,河西回河東則西高東低,主要為省力;平溜有在溜殼子下用繩拴一結實的長形篾筐,人坐筐中,溜殼子上拴一根回索由人拉渡,從東到西則西岸的人拉,由西到東則相反。本人曾渡陡溜,也渡過平溜。陡溜因無回索,在即將到達彼岸的溜索弧形谷底時,要以手攀援,有時要歇幾回氣方能到達彼岸。唐代獨孤及有《四言詩》記之:

          復引一索,其名為筰。

          人尋半空,渡彼絕壑。

          清代四川巡府能泰給康熙皇帝的奏折中描寫瀘定溜索橋的奇險:

          高崖夾峙,一水中流;

          雷犇矢激,不可施舟楫。

          行人援索懸渡,險莫甚焉!

          近代賀覺非《七絕。詠溜索橋》:

          空中長索連南北,腋下溜筒任往還。

          彼岸未登心力怯,津梁如此古難攀。



        1. 上一篇:格薩爾文化傳播態勢與藏族文學
        2. 下一篇: 大渡河第一城

        3.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aizdu.com/html/wh/xkbrw/66383.html
        4. 免费国产午夜视频在线